吴忌寒

来自OwCrypto区块链数字加密货币百科
吴忌寒.jpg
中文名 吴忌寒
英文名 Jihan Wu,JIHAD
原名 吴忌寒
出生时间 1986年
出生地 重庆
国籍 中国
学校 北京大学
成就 比特大陆比特币现金
职业 比特大陆CEO
网站 bitmain.com BTC.com


吴忌寒先生,85后,北京大学毕业,获得心理学和经济学双学位。目前担任比特大陆CEO一职,系业内公认的比特币布道者,早在2011年就接触到了比特币,首位将中本聪的比特币白皮书《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翻译成中文的人,与长铗等人一同创立了巴比特,之后创建了矿机芯片公司比特大陆。2018年胡润百富榜发布。32岁的吴忌寒首次成为“85后”白手起家首富,财富165亿。[1]


经历

从重庆南开中学考到北京大学

2009年,吴忌寒从北京大学毕业后,初出茅庐的他进入投资行业,做起了风险投资的分析师和投资经理的工作。很快,吴忌寒成为了一名投资经理。

2011年五六月份的时候,在单调却非常忙碌的工作中吴忌寒接触到了比特币。当时他是以一种风险投资实践者的态度入行的,只是希望做出好的投资业绩。

2011年,吴忌寒翻译了中本聪的《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现金系统》,此举让他成为首位将比特币白皮书翻译成中文的人,也因此获得了“比特币布道者”、“中本聪信徒”等身份标签

2011年,吴忌寒结识了广西国土资源规划院里的一名工程师刘志鹏,也就是长铗.两人创立了网站:巴比特

2011年8月,吴忌寒在巴比特发的第一篇专栏文章就是他用比特币在中国购物的经历。

2012年8月,被比特币世界称为“烤猫”的中国科技大学2001届少年班学生蒋信予在深圳成立公司,宣布制造ASIC矿机的计划,并通过一个“虚拟IPO”项目在线筹款,吴忌寒和他的朋友疯狂小强(网络作家、第一代比特币炒家)各买了烤猫公司虚拟股票的15000股和12500股。

2013年4月,吴忌寒辞掉了之前的投行工作,考虑去美国继续念书深造。与此同时,俄罗斯的一家ASIC比特币矿机芯片研发团队Bitfury成功研发了挖矿芯片。投资的烤猫公司遇到了前所未有的危机。吴忌寒意识到自己做芯片的必要,找到年长他十岁的清华技术大牛詹克团。詹克团是Sophon芯片设计师,他在2010年运营一个名为DivaIP的创业公司,主要经营机顶盒业务。[2] 随后假如比特大陆,同时达成协议:詹克团不领工资,而吴忌寒出资,如果实现了芯片的两个关键性技术指标,整个技术团队会因此拿到60%的股份。

2013年4月,开始全职从事比特币相关工作,在比特大陆成立之后,主要精力都是放在比特大陆上面。

2013年11月,詹克团创造的第一台采矿钻机Antminer S1终于上线,比特大陆正式开业。

2014年11月,比特大陆增加注册资本的同时引入新的股东,吴忌寒进入股东名单,持股比例为0.79%。詹克团持股比例为58.73%,享有绝对的控制权。

2015年年初,詹克团研发推出第五代蚂蚁矿机(AntMiner)S5,奠定了比特大陆在挖矿市场上的“霸主”地位。蚂蚁矿机占有市场份额的70%—80%,比特大陆在比特币挖矿专用ASIC芯片的市占率将近8成,占据绝对垄断地位,比特大陆不仅仅卖矿机,也参与挖矿,直接掌握着30%左右的比特全网算力,吴忌寒也因此被冠上“算力之王”的称号。[3]

2015年6月,比特大陆再一次增资扩股。本轮股权变更完成后,吴忌寒持股比例大幅度上升,达到22.9%,但依旧远低于詹克团61%的持股比例。

2015年7月,吴忌寒新增为比特大陆的董事。

2017年8月因与比特币Core团队对比特币未来路线理念不同,吴忌寒对比特币实行了硬分叉,BCH(比特现金)由此诞生,并当前跻身于全球前五大数字货币之一,由此吴忌寒也被视为“比特币的背叛者”。

2018年年初,比特大陆的海外布局加速,短短20天里接连在瑞士的“加密货币谷”设立分公司,在新加坡开建地区总部。之前从2015年起,比特大陆已陆续在旧金山、以色列和荷兰等地设立研发中心。同时,吴忌寒、詹克团正带领比特大陆快速向人工智能领域进军,这是一个被两次写进中国政府工作报告的行业。实际上,比特大陆默默布局AI芯片技术已有多年,在ASIC矿机芯片上的技术积累,为其转型制造AI芯片奠定了基础。比特大陆AI芯片研发人力现已有300人,超过比特币挖矿芯片的研发团队规模。[4]

2018年7月,创办EOS.IO区块链平台的Block One公司宣布完成了战略融资[5],由比特大陆及风险投资人彼得·蒂尔领投。比特大陆的创办人吴忌寒对EOS的评价为“它的可伸缩性和相关表现可以满足高要求的应用程序,并为主流的区块链技术实践落地提供支持”[6]

2018年9月26日,比特大陆(Bitmain)正式递交招股书,正式启动香港联交所主板上市的计划。招股书显示,吴忌寒旗下基金持有20.25%股权,为第二大股东。[7]

2018年12月,有指比特大陆大规模裁员[8],更称比特大陆双执行长吴忌寒、詹克团,或将同时卸任CEO[10],吴忌寒对此并未有回应。[9]

根据当时最新数据显示,“蚂蚁牌”矿机占有市场份额的70%—80%,比特大陆在比特币挖矿专用ASIC芯片的市占率将近8成,占据绝对垄断地位,比特大陆不仅仅卖矿机,也参与挖矿,直接掌握着30%左右的比特全网算力。

吴忌寒因此被称为「一代矿霸」。


接触比特币BTC

吴忌寒最早还是通过淘宝网和一家东京的比特币交易所 Mt.gox 买入比特币的。研究了技术层面的可能性,吴忌寒随即就开始打电话跟朋友募资:“有一个投资项目,风险是比较大的,潜在收益也很大。要么赔光,要么赚一百倍。”

从最好的朋友开始,他按关系亲疏打电话,第一个朋友什么都没问,就直接转了两万块给吴忌寒,最终他募得10万元。那时的比特币是10美元一个,吴忌寒把这些钱在淘宝和Mt.gox买入了比特币。

到了2014年,他把这些币全部清盘了,当年,比特币最高行情突破300美元,大部分人都赚了几十倍.而那个给他转了两万的朋友,较早地赎回了本金。

这也是吴忌寒在比特币领域的第一次胜利。


比特大陆

比特大陆是一个涵盖矿机、矿池、矿场、交易平台等全方面的币圈巨擘。其中,旗下比特币矿池蚁池(AntPool)是目前世界上最大的比特币矿池。该矿池占有行业20%的算力,是比特币世界的巨头之一。


比特币现金 BCH

2017年8月,拥有大算力的比特币大陆成功赶在其他对手之前,对比特币做了一次分叉,一种依托于比特币主链的新货币—BCH比特币现金诞生了。BCH和比特币(BTC)的主要区别在于:前者主链上的区块比后者(1MB)大,目前可扩容至8MB。

Coindesk对此的描述是:通过对开源进行一些修改,他创造出了一个几天内价值达到50亿美元的网络。

背景

比特币变得越来越火爆,而比特币区块容量却不够了,导致比特币网络日益拥堵,扩容成为一个亟待解决的问题。

江湖上出现了两种声音——是否维持比特币区块大小不变。与吴忌寒所代表的声音对立的正是比特币核心开发团队的Core团队。

Core团队

支持保持1M的区块大小不变,而在比特币上层使用隔离见证,并在区块上多搭一层闪电网络来解决拥堵问题,可以理解为,在公路上修了高架桥来分流;

矿池派

而以吴忌寒为代表的大矿池希望能扩大区块大小,也就是直接把“马路”建宽,从而从根本上解决拥堵问题。

吴忌寒的大矿池方案被对手诟病的原因是这种方案需要“硬分叉”,风险在于所有的交易所、钱包以及用户都需要进行安全升级,是牵动产业链的大事件。如果有用户没升级自己的钱包,那他就留在了旧版本的比特币上,他会发现自己的比特币,和升级了钱包的比特币是不兼容的,就产生了两个比特币,系统就会产生混乱,发生数字资产丢失事件

吴忌寒诋毁对手Core团队的理由是,Core团队所主张的见证隔离并不是区块链,不具备去中心化的特征,一旦被中心化的机构所控制,则会导致比特币的中心化。

香港共识

双方在2016年曾经试图在香港达成和解和妥协,最终的方案吸收了双方的路径,即建设见证的同时,也把区块容量扩大两倍。但这时Core团队少数成员出面达成的妥协方案,没有被这一派其它人所接受,吴忌寒被“放了鸽子”,自此,双方彻底对立。

纽约共识

2017年5月23日,来自全球21个国家56家知名区块链初创公司共同签署了纽约共识(隔离验证+2M)。纽约共识获得了全网83.28%的算力支持,总量超过每月51亿美元交易额的各交易所以及超过2000万的比特币钱包同意执行共识方案。该方案和2016年2月份签署的香港共识如出一辙,唯一不同的是纽约共识获得了社区更加广泛的支持,香港共识只是比特币开发者和矿工的妥协折中方案,后来也因为开发者的反悔而无疾而终[10]。当Core团队代表试图参与这个会议时,被拦在了门外。

吴忌寒所代表的大矿池的主场,他们决定不让Core所代表的另一派参与他们的方案讨论了。这次“纽约大会”同时也奠定了吴忌寒在币圈的地位。


UAHF硬分叉方案

由于被吴忌寒等人拒之门外,Core提出了一个激活用户的软分叉方案UASF,打算强制实施见证隔离软分叉,与吴忌寒素来所主张的硬分叉技术路线所对立。

这个方案最大的成功是激发了吴忌寒推出一个与之对立的UAHF的硬分叉方案——在对比特币原链上的所有数据备份后,该方案取消了隔离见证的升级和1MB区块大小限制,采用动态区块大小,最高限制到8MB。


算力大战

克隆货币BCH的诞生直接与比特币争夺赛力。

那些拥有比特币的人直接获得了比特币现金(BCC),而BCC也是有价值的。有时候,人们发现,用矿机去挖BCC并不比挖比特币赚得少。

这是一场算力的争夺赛。根据《财经》援引数据报道,在BCC诞生之后到10月22日一段时间里,BCC的挖矿收益显著超过了比特币几次,于是,人们用拥有的矿机去挖BCC而不是比特币。极端情况下,BCC分流了BTC的接近一半的算力,让比特币链上的交易大幅拥堵。

《财经》杂志指出,在比特币与比特币现金的矿工中,90%的比特币都是实名制挖,而挖比特币现金的有70%以上的匿名算力。这意味着,很多人在匿名支持BCC。这正是吴忌寒势力增长的过程,这也是他被人指责让比特币正在走向中心化的原因。

「一代矿霸」吴忌寒的江湖地位已经无法撼动。[11]


评价

2017年,吴忌寒被Coindesk选为十个对区块链最有影响力的人物之一。

2018年,《财富》杂志选出了40位40岁以下,带领及推动着金融与科技业的新星,吴忌寒被评选为第三名。2018年,他的资产净值为2.39亿美元。[12]

参考资料